人都想有底气的活着,这样才不会慌乱不安,才不会轻易地被别人左右,才能勇敢地选择自己想走的路,才能安稳地活着。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底气,很多人的心里都是空的,他们总是轻易地慌乱,心里总有一种未知的恐惧存在。

底气并非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给的。底气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需要慢慢培养。

任何事情,其实只要尽力了就好,不能太强求结果,换言之,如果你都给不了自己想要的,那么别人也给不了你。

只有当你足够爱自己,你才能更好地接受别人的爱。你不会因为别人对你的爱,就盲目地投入到一段感情中,你也不会因为别人不爱你,就开始否定自己。

任何事情,一旦完全依赖别人,就会变得被动。你越是渴望从别人那里得到,你心里就越没有底气。

张爱玲笔下的葛薇龙原本是一个各方面还不错的女中学生,但是因为她想要得到姑母梁太太的帮助,所以慢慢地开始听从于她,最后完全受她的控制,成为了帮她赚钱的工具。

她一直都有机会摆脱梁太太对她的控制,但是她自己选择了留下,她对梁太太提供给她的生活上了瘾,她明知道自己轻易得到的一切要付出代价,但是她还是选择了接受。

后来她嫁给了并不爱自己的乔琪乔,她认为自己爱他,与他无关,但是一想到未来,她的心里就只有无边的恐怖。

因为她想要的,都需要别人来给她。她的心里已经完全不认为靠自己可以好好地活下去。她的生活,她的婚姻全部都是如此。

如果不是因为葛薇龙想要从别人那里得到很多东西,那么她的生活完全可以是另一幅样子,她可以靠自己努力工作,赚钱,虽然没有那么富裕,但至少她活得有底气,而不至于如后来那般卑微,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夏洛蒂·勃朗蒂笔下的简·爱就是一个活得有底气的人,因为她一直都在靠自己。

简·爱从小便失去了父母,被里德舅妈抚养,但里德舅妈对她并不好,在她十岁那年将她送到了一所寄宿学校。她长大后,离开了那所寄宿学校,在桑菲尔德府,担任一名不满十岁的小女孩的家庭教师。

后来她喜欢上了桑菲尔德府的主人罗切斯特先生,罗切斯特先生也喜欢她,可就在他们结婚的那一天,却被告知罗切斯特先生还有一位妻子存在,婚礼并未举行成功,简·爱也因此陷入了痛苦之中。

罗切斯特先生原本可以娶一位与他身份地位同样高贵的女子结婚,但是他选择了简·爱,因为他是真心喜欢简·爱,他在简·爱的身上看到了很多可贵的东西,被她深深吸引,虽然她长相普通,但他还是爱上了她。

罗切斯特先生应该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对简·爱关心的人,从小到大,这样的关心对简·爱来说几乎没有,但是她也只能离开。虽然她知道离开后,可能再也没有人会这样关心她,但是她不能违背内心的原则。

《简·爱》一书中写到:“我关心我自己,越是孤单,越是没有朋友,越是无助,那我就越是自尊……我一定坚持自己坚持的。”

当初她喜欢上罗切斯特先生,但她认为罗切斯特先生并不喜欢她时,她并没有低声下气,而是选择充分自尊,她不允许把自己的爱浪费在并不需要这份礼物的地方。

对简·爱来说,她并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她从不依附别人,也不乞求别人对她好,她一直都靠她自己,因此她不会为了得到一些东西而卑微地活着。

后来她跟罗切斯特先生重新在一起,他们之间没有了从前的问题,罗切斯特先生也因为一场大火导致失明,但是简·爱选择留下来,跟他一起生活。

一个人若是尊重自己,相信自己,那么她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做出对自己来说正确的选择,因为她有底气,她想要的,她都可以通过自己得到。就算此时此刻她还没有那个能力得到,但是她不会向外寻找,她首先会向自己要。

简·爱在离开桑菲尔德府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感到疼痛,她一边走,一边嚎啕大哭,但是她没有选择回去,她向前的脚步越来越快。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到无数的问题,有些人选择靠别人,这个人不行,就换一个接着靠,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谁都依靠不了,而他们一生也为了能够有人依靠不断地妥协,到最后只是为了依靠而依靠。

有些人选择靠自己,即使他们有别人可以依靠,他们也不会放弃靠自己,所以他们一直活得有底气,从来不需要为了得到某些东西而妥协和将就。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一种辜负。每个人其实都可以靠自己活得更好,一个人,如果拥有想要什么都能自己给的能力,就会活得有底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