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68岁的布丽吉特穿上一身黑色风衣,踩着一双细跟尖头高跟鞋,出席了一场晚宴,宛如明星在走秀一般,谁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接近七十岁的老太太!

当马克龙看着自己爱人要走上楼梯的时候,也是毫不犹豫地伸出一只手,扶着爱人,让她小心慢步走,生怕她会跌跤。

马克龙牵着布丽吉特上楼的一步步,仿佛是童话里面的骑士保护着公主,笃定地书写一个隽永的爱情故事。

也许,正是因为有马克龙爱意的滋养,现在的布丽吉特似乎还是如此的容光焕发,打了玻尿酸的脸,笑起来仍然很生动。

不过,遇到马克龙的时候,布丽吉特已经没有那么年轻了,她已经到了39岁的年纪。

39岁的她,颜值已经在走下坡路,颧骨变高、嘴唇变凸,眼角长了皱纹,胶原蛋白悄悄地流逝。

15岁的少年马克龙,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卷发,也遮掩不住宛如刀具精准切割出来的帅气,笔挺的鼻梁搭配上一双深邃的眼睛,长长的一字眉将他的五官修饰得锐利如苍鹰。

而且,他的帅气里面,还掺杂着一种阳光和潇洒,就仿佛是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灵魂就会突然一震,如梦初醒。

当时的布丽吉特,已经结婚整整8年的时间了,这8年的时间里面,她抚养着自己的三个儿女,过着平淡无味的家庭生活,在学校里面教着一届又一届的学生。

春去秋来,北雁南归,婚姻已经带走了她的激情,消磨了她的热情,把她棕褐色的复古卷头发变成了一头浅金色的鸡窝头。

也把她前夫安德烈·路易斯,从一个高挑帅气、眉目笔挺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长着一头白胡子的“大叔”。

在这个时候,马克龙的出现和挑逗,对于一个已经温水煮青蛙的女人来说,或许是致命的。

本以为年少时的初恋最为惊艳,但是,人们显然忽略了一个事实:久旱逢甘霖的爱情同样也是让人无法抗拒,就像是平凡岁月骤然开裂,从干涸的河床中突然长出了甜美的果核。

爱情出现了,像是一道大风猛烈地刮过了布丽吉特心上的平原,并且把她普通的婚姻生活给刮得干干净净。

温吞和迟疑有时候也是一种保护,保护人们不被伊甸园的苹果诱惑,不被赶出天堂。

两人就在安德烈的眼皮子底下幽会,天真的安德烈又怎能想到这是一段不正常恋,还欣慰地以为自己女儿劳伦斯长大了、开窍了,交往了一个帅气的男朋友。

或许,当时一个潇洒的帅小伙儿,看到了一个比自己时尚、有才华的女老师,心中生出了无限的向往,他把急于长大的渴望,寄托到了对布丽吉特的爱情渴望之中。

所以,马克龙在感情中始终占据着主动的那一方,这反而让布丽吉特更加的难以抗拒。

但是,正是因为马克龙如此优越却又如此深爱她、宠着她,她才会一次次逾越年龄的界限,逾越道德和伦理,如此义无反顾去奔赴。

2006年5月,布丽吉特和安德烈分手了,一年之后,布丽吉特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第二次婚礼,此时她已经54岁。

两人在勒图凯市政厅的婚礼大厅里面,宣读了结婚的誓言,当婚礼证婚人问出那句经典的问句时,马克龙也没有犹豫,笃定的回答道:“我愿意”。

布丽吉特穿着白风衣拿着捧花代替婚纱,和马克龙一起牵着自己的花童小孙女,一步步走向前,每一步都走得沉稳笃定。

2022年5月,再次入主爱丽舍宫的马克龙,举办了一场极为隆重的就职典礼,布丽吉特的一家人参与了这场典礼,更是完美融入其中,亲如一家。

马克龙和布丽吉特的大儿子一起拥抱,亲吻孩子们的头,布丽吉特的外孙子就如马克龙的儿子一般。

布丽吉特在典礼上穿着一身白色套装,端庄又优雅,当马克龙对着她深情地伸出手,吻了一口的时候,似乎也是瞬间就破了防,布丽吉特低头微笑,笑容里面有点微微的娇憨。

平常在镁光灯下,马克龙从来不会放弃和布丽吉特秀恩爱的机会,有时候是吻手礼,偶尔还会来上演一场“贴面礼”,两人双手交握环抱彼此后背,两颗心互相贴近。

不过,既然这段叛逆已经迎来了如此美好的一个结果,那么看客们也就既往不咎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