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二队以业余队身份赢得德丙这个职业联赛的冠军,却无法升上德乙,为不少从未看过德丙的球迷科普了一个德国联赛的知识点:德甲德乙俱乐部二队可以参加的最高级别联赛就是德丙。

夺冠但无法升级,甚至连下赛季德国杯的参赛资格都没有,令拜仁二队这个历史性的德丙冠军显得美中不足,也让拜仁俱乐部主席兼公司监事会主席海纳有些不高兴。在接受俱乐部杂志《51》专访时,海纳表示:“从事竞技运动的人渴求最大的成功——可以升级的话,他就会想去升级。我认为德国应该认真考虑这一点。一家俱乐部的两支球队不能参加同一个联赛可以理解。但如果一队在甲级,一队在乙级——这有何不可呢?”

海纳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德乙应该允许德甲俱乐部的二队参与。这样的提议并非天方夜谭,毕竟西乙就允许西甲俱乐部的二队参加。尽管自巴塞罗那二队在2018年降级之后,西乙就没有了二队的身影,但至少规则上是允许的。

德国则不一样,不光德乙不允许二队参加,就连德丙也不是对二队无任欢迎。德丙在2008年成立的时候就有明文规定,首个赛季最多只允许4支德甲德乙俱乐部的二队参加。一年后,这个限制取消,但每个赛季前联赛管理方会根据实际情况对二队上限作出调整,例如2009/10赛季就上调至5队。事实上,时至今日,德丙从未有一个赛季的德甲德乙俱乐部二队多于4队——最高纪录是2009/10赛季,当时除了拜仁二队,还有斯图加特、云达不来梅和多特蒙德的二队参加。

德丙历年的二队2008/09赛季:拜仁慕尼黑二队(第5)、斯图加特二队(第11)、云达不来梅二队(第17)2009/10赛季:拜仁慕尼黑二队(第8)、斯图加特二队(第10)、云达不来梅二队(第13)、多特蒙德二队(第18,降级)2010/11赛季:斯图加特二队(第10)、云达不来梅二队(第18)、拜仁慕尼黑二队(第19,降级)2011/12赛季:斯图加特二队(第11)、云达不来梅二队(第20,降级)2012/13赛季:斯图加特二队(第14)、多特蒙德二队(第16)2013/14赛季:多特蒙德二队(第14)、斯图加特二队(第15)2014/15赛季:斯图加特二队(第13)、美因茨05二队(第16)、多特蒙德二队(第18,降级)2015/16赛季:美因茨05二队(第12)、云达不来梅二队(第17)、斯图加特二队(第20,降级)2016/17赛季:云达不来梅二队(第17)、美因茨05二队(第19,降级)2017/18赛季:云达不来梅二队(第18,降级)2018/19赛季:无2019/20赛季:拜仁慕尼黑二队(第1)

不仅有参赛队上限,德甲德乙俱乐部二队参加德丙还有其他一些“不平等条约”:作为参加德丙的交换条件,从2008/09赛季开始,二队不再允许参加德国杯(德丙前4名自动获得随后一个赛季的德国杯参赛资格,但拜仁二队就无法参加下赛季的德国杯);二队无法分享电视转播收入;二队每场比赛最多只允许使用3名非U23球员。

既然德丙也有如此多限制,二队参加德乙就更加不用想了,何况不少德甲俱乐部都已经解散了二队(例如勒沃库森与莱比锡RB),目前在德丙也只剩下拜仁这一二队独苗(2018/19赛季更是首次出现没有二队参赛的情况)。总的来说,拜仁二队的德丙夺冠属于逆势而为,绝非大势所趋,因此无法想象会有其他俱乐部响应海纳的号召。

与拜仁二队一样在去年升上德丙的曼海姆瓦尔德霍夫,就站在海纳的对立面。曼海姆总经理康普指出,一旦德乙允许二队参与,“在地区联赛和德丙的二队就会加大投入”,传统俱乐部二队参加德乙的可能性会导致“俱乐部之间的差距在中期进一步拉大”。

康普还认为,一旦以培养年轻球员为首要任务的二队可以参加德乙,联赛的观赏性也会下降,“总的来说,你得自问究竟是想通过二队来赚钱,还是要用来培养年轻球员。我在这里肯定会优先考虑提拔青年才俊,以让年轻球员可以在高水平联赛中得到锻炼。”而刚刚成为德丙梅蓬主帅的德国前国脚弗林斯也表示:“我个人希望规则保持不变。”

不光是德丙对手不同意,就连德甲同行也不赞同海纳的倡议。自家二队踢过7个赛季德丙的云达不来梅表示对于二队可以参加德丙这个规定已经“非常满意”,“对于修改规则,我们无意参与讨论。”沙尔克04体育董事约亨·施奈德也明确表示反对,“我非常尊重海纳,但我不支持这个提议。德甲和德乙必须是由职业俱乐部的职业队而不是由二队来参与——特别是以及考虑到德乙联赛的利益。”《踢球者》网站也立即做了民调,反对二队踢德乙的投票者接近六成。

相比于海纳的提议,拜仁二队这次夺冠所造成的更大影响,其实在于率队奇迹般夺冠的塞巴斯蒂安·赫内斯不仅打了一场翻身仗,而且还一下子成为了教练市场上一颗超级新星。至今还没有确定新主帅的德甲第6名霍芬海姆就把年仅38岁的小赫内斯列作主要候选人,通过降级附加赛才惊险保住德乙席位的老牌俱乐部纽伦堡同样与小赫内斯传出绯闻。

球员时代,小赫内斯曾在2006/07赛季效力过当时身处地区联赛的霍芬海姆,师从“教授”朗尼克(其实是主要代表二队参赛),与村队还算有缘分。最近一段时间,由于被拜仁挖走了阿明多·西布与马明·桑扬这两位青训小将,霍芬海姆高层公开表达过对拜仁的不满。尽管如此,这两家俱乐部之间多年来总体保持着友好交流的关系,因此霍芬海姆如今把小赫内斯列作新帅候选人并不让人奇怪。按照《踢球者》的说法,霍芬海姆能否如愿,关键在于小赫内斯自身的想法:他是否愿意去接受这个挑战与抓住这个机遇。

仅仅一年前,当小赫内斯从拜仁U19队调任至二队,不少人还质疑或批评拜仁高层任人唯亲——塞巴斯蒂安是拜仁时任俱乐部主席乌利的侄子,而且过去两个赛季执教U19队缺乏过硬的成绩,未能赢得赛区头名。当时小赫内斯之所以要调岗,是因为带领二队升级的霍尔格·赛茨升官,拜仁打算把他培养为青训中心体育主管格尔兰的接班人。而对于提拔小赫内斯的决定,格尔兰当时表示:“我关注他有很长时间了,而且两年前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才把他带到拜仁。我认为他是个很棒的新秀教练。”

事实证明,格尔兰眼光独到,小赫内斯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而非姓氏来得到这份工作。对于自己的姓氏,塞巴斯蒂安说过:“人们一直都叫我赫内斯,这个姓氏是把双刃剑。我当然偶尔会希望别人把我当作塞巴斯蒂安,而不是赫内斯。我喜欢自己的姓氏,我喜欢我的家族。但它经常会放在一些语境里面,有时会让人感到一些不公正。我不得不承受这一点。”

如今,乌利已不再担任拜仁俱乐部主席和公司监事会主席,而塞巴斯蒂安的父亲迪特·赫内斯也早就不再担任俱乐部高管。当著名的赫内斯兄弟双双归隐,塞巴斯蒂安终于成为了活跃在德国足坛的那个独一无二的赫内斯。

拜仁当然想让小赫内斯继续执教二队,毕竟他过去一个赛季的表现有目共睹,育人、风格与成绩三者兼备,但如果小赫内斯想去德甲接受挑战,拜仁大概率不会设置障碍,而迪特和乌利也应该会相当高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